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的隐身战斗姬_ 第352章 守株待兔-

时间:2021-05-27 13:0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皆破小说我的隐身战斗姬 第352章 守株待兔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巨熊庞大的身躯比普通的小树还要高,直到大家走出很远后,仍然依稀可见。

    罗恩擦了擦被巨熊吓出的冷汗,继续和加文在前面带路,寻找33号和凯瑟琳留下的记号。

    阿拉贝拉用言语感化巨熊的过程无异于神迹,如果放在古代绝对是万民朝拜、立地封圣级别的,但罗恩依然认为她有些莽撞,包括其他孩子企图跟巨熊战斗的态度,他觉得这些孩子并不清楚巨熊的可怕,普通的黑熊都是一方霸主,刚才那头巨熊定然是这片森林里的王者,即使这片森林里还存在更厉害的生物,数量也不会太多。

    总之,这次算是捡了条命,他可不希望遇到更厉害的家伙了,因为更厉害的家伙不一定可以感化。

    森林里也不是一马平川的树,有乱石、有低谷、有丘陵,33号和凯瑟琳并不是走的直线,有时候她们会绕路,甚至是在本该不需要绕路的地方她们却绕路了,只能推测她们遇到了必须绕路的情况。

    走着走着,加文突然吸了吸鼻子,疑惑地歪头注视着某个方向。

    “怎么了,老伙计?”

    罗恩熟悉加文的动作和神态,一般这种情况是它发现了某些不会立刻带来危险的异常,它在犹豫要不要向主人报告。

    加文绕着他的腿兜了一圈,又定定地望着那边。

    森林太密,罗恩看不出那边有什么东西。

    江禅机他们也赶上来,问道:“怎么了?”

    “不知道,那边可能有情况,我爬到树上看看。”罗恩甩掉行李,便要爬树。

    “不用你……”江禅机拉住他。

    “我去!”

    米奥急不可耐地蹿到横枝上,在树枝之间灵活地攀援纵跃,很快消失在树冠内。

    十几秒后,她又连跳带蹿地从树上下来,离地面还有十来米的距离,她就一跃而下,落地的同时膝盖弯曲缓冲,几乎没有发生一点儿声音。

    “着火啦!那边着火啦!”米奥大呼小叫。

    “着火了?多大的火?说清楚点儿,别总是一惊一乍的。”江禅机说道。

    米奥被问住了,“呃……我没看见火。”

    “那你说着火了?”他无语。

    “有烟啊!一条烟柱斜着往上飘。”米奥比划着。

    有烟柱升起,那应该确实是着火了。

    “是不是坠落的残骸引燃的?”千央说道。

    “应该不是。”

    大家都不认同,因为空难已经过去两三天了,残骸要着火早就着了,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着火?

    要说残骸坠落后起火,一直烧到现在,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昨天下过雨,而且如果火势燃烧了两三天,早就蔓延成山火了,也早就吸引官方救援队的注意了。

    “烟柱附近有直升机么?”江禅机又问。

    米奥叉腰,把脑袋摇来晃去,“我没说当然是没有了,这还用问?”

    残骸起火的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也有较小可能是昨天的雷电击中了残骸的油箱或者发动机而引起的火。

    而更大的可能,是有人在森林里生火做饭后没有把火完全熄灭,火种死灰复燃,引燃了周围的灌木和树,这是罗恩的专业观点。

    之前大家看到有人留下的罐头和灰烬,所以大家更接受罗恩的说法。

    33号最近一个记号指的方向与烟柱升起的方向不一样,因此烟柱八成与33号无关,她也不是这么粗心的人,所以摆在大家面前的选择是,要不要去烟柱那边查看一下?

    大家讨论了几分钟,最后的结果是大家一致决定不节外生枝,而是通过卫星电话或者无线电与前哨营地取得联系,让留守那里的直升机驾驶员与官方救援队取得联系,于情于理,都应该由官方处理森林失火的事件。

    如果火势有进一步蔓延的迹象,为了避免形成燎原之势,就让直升机过来,载着奥罗拉前往火灾现场,用冰晶压制火势——这是下策,因为奥罗拉不知道下方的森林里是否有人或者珍稀动物,上策还是官方派螺旋桨飞机播撒阻燃剂。

    大家商量好了,全队继续前进,奥罗拉正要跟前哨营地取得联系,卫星电话却先一步响起来。

    “奥罗拉小姐,这里是营地,有件事需要向您汇报。”

    “什么事?”奥罗拉打开免提,让大家都听到。

    “自从您进入森林之后,家族就调来一颗低轨卫星周期性从森林上空飞过。就在刚才,卫星的红外感应相机拍到了一张可疑的照片,现在给您发送过去。”

    奥罗拉低头盯着手机,等待图片传送过来。

    江禅机却听着半响无语,居然还特意调整一颗低轨卫星的轨道以保障奥罗拉的安全,就像是普通人家因为今天公交停运而开车送孩子上学一样轻松写意……

    卫星电话的数据传输很慢,等了将近一分钟,才把那张照片下载完毕。

    没有处理过的红外照片就是黑白灰三色,高热量的区域是白色,低热量的区域是黑色,灰色是过渡区域。

    营地解释道:“照片显示,距离您几公里之外的一处森林着火了,就是照片里最高亮的圆形区域,而难以解释的是,从主要起火点又蔓延出一连串微型起火点,像是有人一路跑一路纵火似的。”

    奥罗拉仔细观察这张照片,森林和山脊以较深的黑灰色显示,占据照片绝大部分区域,另外还有一块块不规则的白斑,那是飘在天空的云团。

    在黑灰色的森林里,用箭头标注出了一个位置,那是一个圆形的白点,延伸出一条灰白色的实线轨迹,那是飘向空中的烟柱,而这个白点的一侧,每隔一段不等的距离,就会有一个微型白点,这串微型白点形成一个断断续续的虚线轨迹,延伸向某个方向。

    如果每一个微型白点都代表一个微型起火点,那么正如营地说明的,似乎有人一路跑一路纵火。

    这是谁在报复社会吗?

    营地留守人员想不明白,奥罗拉也想不明白,她把情况向大家说明,大家更是想不明白,谁会冒生命危险进入森林深处然后故意纵火?

    这些微型起火点不一定会扩散成火灾,也可能烧着烧着就自行熄灭了,但毕竟是一种威胁,如果燃起森林大火,整片森林里的人员和动物恐怕都会面临生存危机。

    “会不会有人想湮灭空难的关键证据而故意纵火?”奥罗拉说道。

    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但为了湮灭证据而把整片森林付之一炬,这也太……让人没法形容。

    “不太像是纵火吧。”江禅机说道,“如果是故意纵火,点燃多处还不如把一处烧得更旺。”

    照片上还标注了目前大家所在的位置,大概是通过卫星电话定位得到的数据。

    微型白点组成的虚线如果不改变既有方向并继续延长,会从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掠过。

    刚才大家认为特意去几公里外察看烟柱没有必要,现在就不一样了,只有稍微改变路线,就可以与那个疑似森林纵火犯相遇,当面看看他或她在搞什么鬼。

    奥罗拉又问了问,没有更多的情报了,因为那颗低轨卫星每两小时绕行地球一周,现在已经飞离森林上空,下次再从森林上空飞过并拍照要两小时之后了。

    大家一致同意,暂时改变行程,去拦截那个森林纵火犯。

    他们根据指南针、地图和照片,前往微型白点延伸路线的前方埋伏。

    不过,卫星照片里的一条宽度不足1毫米的细线,在现实中的森林里可能覆盖几十米上百米的距离,再说疑似纵火犯跑的也不是一条精确的直线,所以大家不能聚在一起守株待兔,必须在上百米的距离内分散开,这样才可以确保不会漏掉目标。

    森林里别说上百米了,十几米外都可能互相看不见,还好大家人手一台对讲机,约定好看到目标之后就跟其他人联系。

    ……

    嗤啦——

    欧阳彩月的衣服被同伴扯破,只差一点,她就要被同伴抓住了,她甚至能感觉到同伴滚烫的手指。

    这么烫的手指,同伴像是在发高烧,体温估计在40度以上,但没见过哪个高烧病人能跑得比兔子还快。

    “嗬——嗬——”

    同伴粗重的喘息声仿佛就在耳后响起。

    欧阳彩月不敢回头,怕自己被脚下的树枝绊倒,怕自己一回头就再也跑不动了。

    她现在真的是弹尽粮绝,不光是铝热松果,就连普通松果都扔完了,再没有东西可以拖延同伴的猎杀。

    她有些后悔,不是后悔应该把婴儿扔掉,而是后悔早知如此,还不如干脆不跑,留在原地痛痛快快打一架,说不定能打赢呢?

    她也后悔把匕首扔了,如果自己变成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她宁可亲手了结自己的生命。

    怕什么来什么,就是这么轻微一走神的工夫,她的鞋尖踩进了草窠里,再抬腿的时候身体就失去了平衡。

    她本不至于摔倒,可以顺势来个前滚翻,站起来继续跑,但就在她想做前滚翻的动作时,猛然想到背着的婴儿,如果做个前滚翻,本来就虚弱的婴儿说不定被她直接压死。

    于是,她硬生生选择用肩膀着地。

    咔擦一声,高速疾冲的惯性令她一侧肩关节脱臼了。

    她疼得直翻白眼,但生死关头,别说一条胳膊脱臼了,就算断了也得先想办法保命。

    着地的刹那,她另一只手的五指插进土壤里,抓了一把泥土向上方扬去,不偏不倚地糊在正好向她扑来的同伴脸上——她已经连这种石灰粉洒眼的低劣伎俩都用上了。

    趁同伴暂时失明之际,她一咬牙,翻身爬起来继续跑。

    然而,一条胳膊脱臼的她,已然是实实在在的强弩之末,最多也跑不出一百米,就会被抹掉脸上泥巴的同伴追上。

    “救命!”

    “有人吗?救救我!”

    万般无奈之下,她明知莽莽林海里呼救没有用,依然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大声呼救。

    喊完之后,没指望有人能回应的她,边跑边从背后解下背包,瞅准侧前方的一处灌木丛,准备把背包连同婴儿一起扔过去。

    这是她最后的手段了,把婴儿扔到灌木丛里,自己往另一边跑,引走同伴。

    她清楚自己的下场要么是成为美餐,要么是变成嗜血的怪物,婴儿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去,她逃不掉的话,婴儿多半会成为野兽的食物,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就在她扬手正要扔的瞬间,噔的一声弓弦响动。

    嘤——

    极细极尖锐的尖啸声响起,像一根针刺得她耳膜生疼。

    她的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曾经经历过的那些生死关头,而在浮现出的画面里,她没有如现实一样死里逃生,而是被野兽啃噬、被敌人大卸八块,死状极惨。

    尖啸声唤起了她内心的梦魇与恐惧,在为金钱而奔走的生涯里,她一直害怕翻车,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翻车是迟早的事,她以前认识的一些前辈就是这么默默消失,死在某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就在她神情恍惚的关头,一支利箭迎面而来,她明明看到了利箭,但颤栗和极度疲劳令身体僵住了,根本躲不了。

    利箭没有射中她,几乎是擦着她的身体飞向她的身后,钉入同伴身前的土壤里。

    “站住!不许动!”

    江禅机从树杈间跳下来,手持尖啸骨弓。

    他本想帅气地装个逼,岂料这支利箭根本没起到任何吓阻作用,同伴像是没看见利箭、也没听见尖啸声似的,趁着欧阳彩月停下,纵身一扑,向她的后脖颈咬去。

    这时的欧阳彩月已经没有任何躲闪和反抗能力,无异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江禅机大为尴尬,还好他已经提前搭上了第二支箭,再次拉弓放箭。

    他认出了欧阳彩月,虽然不明情况,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彼此追赶,以及谁是一路纵火的人,但不论如何,试图保护婴儿的一方都值得他保护。

    尖啸声再次响起,这支箭准确地射中同伴的肩膀。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