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六十年代女医生_ 49.第49章-

时间:2021-03-03 18:5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珠珠月半小说六十年代女医生 49.第49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陈南方向老程和小许各抛了一只香烟, 两人喜滋滋的拿起来,起身一起走出办公室, 来到走廊处,靠在廊柱上相互点了香烟, 开始吞云吐雾。

    “小陈,还是你单身好,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平时还能抽点烟喝点小酒。我们这种拖家带口的, 一到发工资日子,家里那位就要把我口袋翻空,一点烟钱也不给留下。”老程仰着头狠狠的吸了一口香烟, 享受着烟草带来的松驰感。

    “程大姐上次和小月不知道怎么交流的,结婚的时候本来说好每个月给我留两块钱烟钱,现在工资她全没收了, 说是以后养孩子要花钱的地方多。唉,现在孩子的影还没见着,我就已经是这待遇了,真有孩子以后, 那日子不知要过成什么样。”小许气闷道。

    “哈哈, 都怪我们家那口子,她教唆的小月。”老程哈哈笑道,“看看我的样子, 你就知道以后你会过成什么样子了。”

    老程现在每天口袋空空如洗, 他的爱人也是有工作的, 平时两夫妻忙完单位的事,回到家也要一起干家务,带孩子,因为两家的老人都在乡下,他们还要省下钱来给农村的父母贴补一点生活费,日子过得也不宽松。

    陈南方看着两人,吐了一口烟圈笑着道:“你们大事都完成了,我还要攒钱置办三转一响。”

    “对了,你一到周末就不见人影,是找着对象了?姑娘哪里的?”老程好奇的问道。

    陈南方笑而不语。

    “跟我们还保密?”小许也兴趣盎然的打听起来。

    “到时候该出份子钱了,会通知你们的。”陈南方哈哈笑道。

    “这么说是真的找着了?”老程夹着香烟朝陈南方靠近,轻声道,“有了就赶紧打报告,向领导申请婚房,免得到时候房子没着落,置办了三转一响也没地方放了。”

    “我们单位要领了结婚证才能申请分房,前面还有一堆人等着呢,猴年马月才能轮到我。”陈南方哂笑道。

    “所以让你动作快一点,你早申请,早排上队,到时候有房子漏出来,你能马上顶上。你是获过二等功的转业军人,这都是加分项。自己的事,你可上点心啊。”老程语重心长道。

    “哎,我也在等着这房子呢。”小许吐了口气,沮丧道,“我现在还住在爱人单位的单身宿舍,感觉自己像入赘似的。”

    “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有得住就不错了,你还嫌弃上了。你看我们局里的小林,结婚两年,现在孩子都一岁了,还和父母兄弟七口人挤在四十坪的老房子里。”

    陈南方抽着烟,陷入了沉思,现在住房紧张,房子都是单位建盖分配的,极少私人房产交易,即使有,他也没这个钱置办。虽然重活了一次,不管上辈子赚了多少钱,但在这个做生意还是投机倒把的年代,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来钱的办法。

    不过现在倒是可以去拾点漏,为以后的日子存点家底下来。

    想到以后和方圆两个人的生活,他嘴角轻启,不自觉露出笑容来,虽然未来的丈母娘对他不满意 ,他总会想办法让她接受自己。

    “现在这群学生真是胆大包天,哪里都敢闯,打人砸东西还得到中央支持,上面明确指示,要求我们不得干涉、镇压,你说,这叫什么事?!”老程郁闷的吐槽道,香烟已经燃到烟屁股了,他两指夹着,还舍不得丢掉。

    “县中学的校长前两天就被他们学校的学生打了,我们也不能出面,你说我们这公安干的有什么意思。”小许重重的捶了一把廊柱道。

    “我们凭自己良心做事,不让我们管的,我们不能强行干涉,但是真碰上了,能帮还是帮一把。”陈南方沉吟一下道。

    老程两个点点头。

    陈南方给小许扔了一支香烟,再把剩下两根烟连同烟盒一起扔给老程。

    小许笑着接过,点燃又抽了起来。

    “天天抽你递的烟,下次我们份子钱包的厚一点。”老程笑眯眯道,他把烟盒往衣服口袋里一塞,打算省下来下次吸。

    “是是,份子钱我爱人掏的,可以多包一点。”小许呵呵笑道。

    陈南方从县公安局走出来,打算先去趟邮局寄信。

    在部队的时候,他营级工资每个月能拿到135块,外加10%的工龄补助。转业以后,他的薪水缩水了一半,每个月只有85块。以前他工资大半都寄回家,他在部队吃穿不花钱,老家的父母兄弟靠工分过日子不容易,现在他也要为自己存钱了,方圆和他在一起,不是来过苦日子的,他要尽量给她创造好的生活条件,让她舒适的生活。

    他转业到余阳县工作,家里父母并不知道这是他自己争取过来的,还以为是国家分配,是没办法的事。不过还是几次来信劝他,最好能想办法把工作调回去,不然几年也见不上一面。

    陈南方心里对父母还是有一些愧疚的,梦里的那段记忆,他残疾回家后,家人对他都还是不错的,只是他自己走不出心里的那道坎。这次他从部队出来,也没有回过老家,算起来他已经有三四年没有见过亲人了。

    他也知道让父母千里迢迢来这里看他,是不现实的,不说花费,这么大老远的路,父母只字不识,根本出不了门。他只能多写信,把自己的一些情况告诉家里人知道,免得他们牵挂。

    他信里也提到,自己找到了合意的好姑娘,希望年底前能把人娶回家来。

    “公安同志,快去看看吧,那群红卫BING闯进老胡家里,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陈南方正把信塞进邮筒里,就见一个人冲过来,拉着他的袖子慌张的叫道。

    跟着来人到了马路边的一间居民房前,门口已围满了人,陈南方沉思一下,还是进去了。

    他到的时候,这群红卫BING正昂着脑袋往外走,经过看见他的时候,停了下来,目光狂热,似乎等待陈南方指责,他们再予反击。

    陈南方无视这群人,直接朝内堂走去,他担心里面的人出事。

    这家的主人胡老,原是县城一间当铺的掌柜,解放后关了店铺,他被安排到街道上班,负责打扫街区厕所卫生工作,他养着一把长胡,二十几年来精心收拾,每天打理修剪,现在一把灰白的胡须已到胸前,如果再换上长衫,还是颇有风范的。

    只是祸从天降,不知道怎么这群红卫BING突然闯入家中,把他的胡子也作为破四旧的对象。几个人按着他,一个小头目拿着早就准备好的剪刀,一把就把他的长胡须全给剪了,他当时吓傻了,反应过来以后,哀恸的像是失去心爱孩子,坐在地上饮泣。

    陈南方过去扶他坐起来,问询一番,见他只是被剪了胡子,没受其他伤害,他也就放心了。

    这群红卫BING看他见来,在原地停留了一阵,看陈南方没什么反应,他们就得意的出门去了,陈南方抬头的时候,不经意间瞥见跟在后面有些躲闪的少年。

    他凝眉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抓住那个少年,喝道:“大毛,你在这干什么?”

    大毛刚才看到陈南方的时候,就有些心虚,见被发现,他梗着脖子,气弱地道:“我现在是红卫BING的一员,我跟着组织一起行动。”

    陈南方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大毛顿时噤声。

    “徐新国,快走!”小头目停了下来,盯了陈南方一眼,挥手向大毛招呼道。

    “我先送你回家,待会再收拾你。”陈南方拎着大毛,轻而易举就把他一脚凌空的拖走了。

    “你想干什么?”小头目挥着胳膊怒气冲冲过来喝道。

    “对,你想对我们同志做什么?”其他红卫BING也起哄道。

    “我是徐新国的姐夫,我想问你们想干嘛,现在处理家事也得问问你们的意见吗?”陈南方冷嗤道。

    “我们红卫BING组织都是GM的最忠坚的一份子,只有国事没有家事,你别想拿着身份压制我们同志的GM热情,我作为他们的领头人,是绝不会同意的。”小头目叫嚣道。

    一群打了鸡血的神经病。

    陈南方挥手直接把他推开,拎着大毛就往外走。

    一群人见此马上围了上来,陈南方把大毛放下,直接上手,一手一个,拽着两个红卫BING直接扔出门去。

    后面围上来的人也逃不了被扔的命运,一群十来个蛮撞青年,没几分钟就被陈南方全都收拾了,扔在路上堆成一圈。小头目也被扔了一个狗啃泥,他抬头叫嚷道:“你给我等着,我们不会放过你的。”

    陈南方过去,把他拉起来,直接把他的红袖章给扯掉了。

    “拉大旗作虎皮。”陈南方冷哼一声,“我经信人举报,现场抓获一群打着GM旗帜,入室抢劫的犯罪份子。你是不是跟我回公安局一趟,把事情说清楚。”

    “你,你胡说。你敢抓我,我们下一步就把你们公安局砸了,你们这群公安栽赃陷害GM同志,你就是混入队伍的反……”

    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南方一巴掌打歪了脸,他看着这个穿着绿军装,尖嘴猴腮的小头目,冷笑道:“最高领袖说过,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你这虚张声势的孬样,可不就是反动派、纸老虎!”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